加快晋升智能化程度 实现国产新能源汽车“突围”

在新年第一天,国产Model Y(参数丨图片)低调颁布售价调剂方案,长续航版起售价33.99万元,下调14.81万元。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36.99万元,下调16.51万元(相比拟进口版),这一行为引起市场宏大震撼。

Model Y一直作为特斯拉高端车型与传统奢华轿车竞争,这在北美市场已经出现出很强的替代关系。此次降价后,在中国市场的Model Y与奥迪Q5、奔跑GLC、宝马X3(bba)的竞争中将获得价钱优势,再加上一线城市存在牌照供应问题,对Model Y更为有利。一线城市购车消费文化具有引领作用,也会向其他城市传递。

特斯拉降价也会影响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尤其是定位高端市场的蔚来,并迫使其他企业如理想、小鹏也跟着降低价钱。斟酌到2021年新能源汽车补助尺度在2020年基本上退坡20%,使得国产新能源车企业新权势遭遇更大的压力:如果跟着降价可能会亏损更多,但如果不降价,则可能会丢失更多市场。

毫无疑问,特斯拉在中国投产后大幅进步国产化率,成本不断降低为其降价提供了空间,也为其定价策略提供了可能:特斯拉与目前任何一家汽车企业都不雷同,特斯拉正在构建全球最大的汽车软件生态,FSD主动驾驶软件才是它最大利润起源,相干机构预计2025年特斯拉有望从软件中获得38亿美元分成。也就是说,特斯拉可以不靠汽车硬件赚钱,而是通过降价增添渗透率,带来规模效应,形成庞大的用户群,以更多的“客户流量”获取软件利润,这与互联网企业的盈利模式相似,是汽车界的苹果模式。

这给中国企业传统上的竞争优势带来挑衅。中国企业在全球范畴内善于的是价钱竞争,以手机行业为例,苹果手机处于市场高端,享受硬件和软件双重利润,中国手机厂商则以低价钱占有中低端市场(华为除外),但不享有软件收益,因此利润也比拟低。特斯拉在中国大规模投产后,可以通过连续降价挑衅中国厂商的价钱竞争模式,同时又能在软件领域获益,进一步支撑其降价抢占更多市场。

应该说,所有传统汽车企业与新能源汽车厂家都要思考如何适应和挑衅特斯拉这种新商业模式。全球汽车产业正在迈向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中国电动汽车产业在整体上并未后进,但是,与特斯拉相比,智能化领域还有差距。因此,当特斯拉通过降价寻求规模效应并应用智能化、网联化赚钱的时候,中国相干企业暴露了短板。随着电动汽车制作产业链的成熟,该行业已经呈现同质化竞争的趋势,以主动驾驶为核心的智能化领域还是特斯拉处于领先位置。

特斯拉首先进入高端车市场,不断丰盛车型,高中低车型连续降价,对传统企业形成了竞争压力。但是,相对于传统奢华车品牌,特斯拉的质量和内饰程度都有显明差距,中国造车新权势也是从高端车型入手,与特斯拉差别化竞争:车型更大、内饰更好以及服务创新。但是,特斯拉胜利打造了一个引领未来的科技企业形象,客户看重的是其科技感,并对其质量问题有容忍度,大多数中国企业尚不具有这种品牌优势。

与互联网造车新权势不同,比亚迪长期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动车企业,拥有核心技术以及全产业链,在产品上也更加丰盛,除了家用汽车外,还有电动大巴、工程车辆等,技术实力不低于特斯拉。特殊是在智能化网联化领域,比亚迪正加速布局,并已推出智能网接洽统。

鉴于此,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在加快推动智能化网联化的同时,还应积极开辟国际市场,优先在全球电动车市场卡位。目前看,华为、百度等要尽快推出智能驾驶体系为国产车助力,补上短板,比亚迪应当应用自己的全球营销和服务网络销售家用电动轿车,走向国际市场。面对特斯拉连续降价,中国企业要积极在优化产品供应和营销才能上下工夫,并以此获得国内消费者的认可和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