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雅观察丨美专家:打消种族轻视痼疾 我为美国呜咽!

美国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非裔美国人死亡事件目前在美国国内连续发酵,蔓延至全美多地的抗议示威运动。表面上看,此次全美抗议示威的导火线是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但深层次的根源则在于美国长期种族轻视所导致的构造性问题在新的社会背景下的集中爆发。对此,美国各界人士纷纭产生,强烈谴责存在于美国的种族轻视痼疾。乔治城大学社会学教授迈克尔 埃里克 戴森在接收当地媒体采访时对长期存在与美国社会的种族轻视问题提出了严格批驳,并表现在这个问题上 为美国呜咽 !


迈克尔 埃里克 戴森:我们生涯在一个谢绝承认非裔的基础尊严和人性的国度。当我们说非裔美国人的性命主要的时候。我们不是在暗示说别人的性命不主要。我们只是说其他人群已经被承认了,但对于我们这个问题还存在。所以,当我看到产生在乔治 弗洛伊德身上的事,一个非裔美国人在乞求拿开压在他脖子上的膝盖时,那个白人,那个白人警察在他的膝盖上承载着整个社会谢绝从我们脖子上拿走的重量,一个被白人至上主义逻辑和意识形态灌输的社会的全体重量。我为这个国度呜咽!因为乔治 弗洛伊德是一个人,他今天本应当活着,没有理由因为对非裔人群的无视就这样失去性命。而这种无视似乎不仅给了美国警察力气,也在美国社会发生了影响。我们在很多很多处所都看到了这一点,不仅是乔治 弗洛伊德,在中央公园,被警察用兵器要挟的观鸟者,还有在佐治亚州在街上慢跑的阿莫德 阿伯里,他就做了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情,在街上慢跑,就会像动物一样被追杀。所以除非这个国度解决根深蒂固的种族成见和种族不平等问题,否则我们将再次进行这样的讨论。

(央视记者 许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