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阳摆好冰粉摊等待顾客

每到下午6点,37岁的冯阳开着三轮车,带着9岁的女儿芯蕊,呈现在成都市郫都区的广场、夜市等地。冯阳负责卖冰粉,女儿则在旁边唱歌。

冯阳曾是身家千万的公司老总,公司倒闭后,他欠债千万,妻子也离家出走了。

“虽然我的冰粉不是很好吃,但女儿的歌声能吸引人,不愿意吃冰粉的人都愿意花5元钱来买。她喜欢唱歌,对她也是一种锤炼。”冯阳说。

大起大落的人生变故之下,冯阳仍希望“东山再起”。他说,如果有机遇还是希望再创业,尽最大尽力把债务还掉,不欠任何人……

从顶峰跌落

从坐拥别墅、豪车 到公司倒闭、负债千万

冯阳的商业脑筋在大学期间就初现峥嵘。

2003年,冯阳从四川资阳老家农村来到成都温江上大学。因学校离温江城中心有些距离,他发明一个商机——租用自行车。他用4000元助学贷款买了20多辆自行车,在宿舍底楼划了一块处所,开了一家“自行车租用行”。

“学校也挺支撑大学生创业,我算赚到了我的第一桶金。”自行车租用行带给冯阳第一次创业的小胜利,彼时他赚了两三万元。大学期间,他来往了一个女朋友(后来成为他妻子),他帮她在学校邻近开了一家小小的鞋店。

2007年,毕业后的冯阳开端接触工程工作。从普通员工到项目经理,再到单独负责人工,冯阳赚到了人生的第二桶金,“重要是单独负责人工赚的钱,有三四十万元。后来就拿着这几十万元继续做劳务分包、土石方、承包装修工程等。”

冯阳的生意越做越大。2014年,冯阳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四川鼎龙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四川鼎龙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在温江注册成立,冯阳是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500万元(目前经营状况为吊销)。后来,冯阳参与了包含成都银杏广场在内的多个工地的建设。

彼时,30岁左右的冯阳在成都市温江区海科名城购置价值几百万元的别墅,另在红泰路红泰翰城购买两套商品房。“当时很膨胀,要面子,也买了很多辆车,最贵的是辉腾180万元,还有奔跑、宝马等。”

冯阳承包的工地越来越多。“基础上每天都在外面跑,不停地融资、借钱,包工地。”他说。截至2016年,冯阳所借钱款到达4000万元,“重要是向生意上的朋友、亲戚、银行等借的,用于工人工资、资料购置等。我只知道业务和收款,公司具体怎么开支的我是一笔糊涂账。”

2016年5月的一天,上百人突然“包抄”了他的多个工地,要求还钱,“同一天几十个债权人向我挤兑,我满足不了,导致公司倒闭,资产全体变卖,无法继续生产了。其实直到公司倒闭,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糊涂。”

房子、车子、发掘机等所有资产抵押变卖还款后,冯阳所欠的钱仍有1000多万元,他被个别债权人告上了法庭。因为还不起钱,他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躲到了贵州。

记者查询发明,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2017年起,冯阳先后4次分离被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6年下半年,我收回了以前借出去的70万元,想着能做点小生意再重新开端,所以又回到了成都。回来后不到半个月,老婆带着那张挂名岳父的卡和身份证消散了,从此不知下落。”

年幼的女儿芯蕊,对随父寻找妈妈的那段日子仍然有记忆。“我和爸爸在外面睡过网吧、车上,吃的是面包、便利面。(我们)找了广汉、德阳、什邡、绵阳好多处所,找了一个月多,还是没找到(妈妈)。最后我跟爸爸说我们不找了吧,太累了。”

带女卖冰粉

开端有落差现在很镇静 带上女儿是为“锤炼她”

摆摊卖冰粉前,冯阳又做了一些小工地,还了部分债务。“我选择回来再次创业,运用好以前的关系,债主们都知道我的具体情形,他们选择相信我。”

受疫情影响,工地未能开工,今年5月冯阳想到卖冰粉,因为女儿喜欢唱歌,索性带着她一起去。

“开端有一些落差,现在心境已经很镇静了。有钱和没钱都是一样地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现在每天陪女儿是我作为父亲的价值。”冯阳表现,曾经有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但女儿太小,他必需刚强。

不下雨的日子,每到下午6点左右,冯阳就会开着三轮车外出。车上有他的冰粉设备,还有女儿的音响。万达广场、凤凰立交音乐广场、安靖蜀绣广场、红光幸福满庭广场、侯家夜市等处所,都可能是父女俩的”落脚地”。女儿唱歌的同时,冯阳在旁边卖冰粉,一般不到两小时冰粉就能卖完。

制造冰粉的技巧,是冯阳自学的。因为天气炎热,他感到这是个不错的谋生,既能赚钱也能锤炼女儿。

截至现在,冯阳仍然欠债1200万元左右。其中一位债权人告知记者,他看着冯阳一路创业走过来,了解他的为人处世才能,有实干精力,“我这里他还欠70万元。他目前的处境没有还钱才能,也确切没措施。”

生涯在慢慢变好,女儿的乖巧懂事成了冯阳事业失败后的另一种收获。女儿唱歌的架势不输大人,歌声充斥情感,动作落落慷慨,常常引来不少路人围观。对于跟着爸爸卖冰粉,女儿芯蕊也并不排挤。“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涯,现在爸爸每天都能陪我,以前他们很忙。我很喜欢唱歌,在外面表演的时候,第一次有点紧张,后面就好了,现在会唱两百多首歌。”芯蕊告知记者,她的妄想就是快快长大,能照料爸爸和奶奶。

“从很高的处所跳下来是一种人生景致,从下面爬到人生巅峰是另外一种景致。我可能失去了财富,但我得到了我的女儿。以后如果有机遇遇到好的老板,还是希望一起创业,能抓住机遇,努力去做好。在有生之年,尽最大尽力把债务还掉,不欠国度、不欠银行、不欠私人。”37岁的冯阳内心已经镇静。

成都商报-红星消息记者 马天帅 刘成梦 摄影报道